承德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考古 >

文革时期监狱的秘密规则

时间:2017-12-14 09:35:06

文革时期监狱的秘密规则

“国有国法,监有监规。”一句老话换了一个字,就成了某些管教干部的口头禅。犯人没有上班下班的分别,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呆在牢房里,不似在家,胜似在家!所以改“家”为“监”改得有理,有点以监为家的意思。

看守所本是个中转站,人来人往都很“临时”。正常情况下,有个法定期限,被拘押者在看守所只做短暂停留——要么很快释放,要么很快判刑转往劳改队。但“文革”是非常时期,而这个非常时期又长达十年之久,进了看守所就只能做长期打算,是得有点以监为家的精神。

监规其实比家规简单,因为看守所的主要任务就在“看守”二字,一干人犯只要没死也没跑,就算看守成功。换句话说,监规的主要目的只有两个:一是防止自杀,二是防止越狱。所以,铁器、利器、绳索、火种等等都是严禁入室的。相应的监规就有诸如不得藏针不得搓线不得吸烟不得照镜子不得系裤腰带等等等等。什么东西违规当然是由干部说了算,但犯人们也都心领神会。顺便举个例子说吧,出狱后读过一本回忆录,其中说到亲属往秦城监狱里送东西时,尼龙袜子被拦截下来不让送,亲属们颇觉费解。我读到这里竟产生一种冲动,很想去告诉作者:尼龙丝抽出来可以搓成多结实的绳索呀!

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监规。比如不得窜监,即不得隔号子喊话和互相传递东西。这条规定大概是为了维护监狱的威严和秩序,也有防止同案串供的意思。理论上说,犯人之间必须隔绝,不能给他们任何拉帮结伙串通一气的机会。所以另一条监规是:同号子的人也不得互相述说案情。这条规定可能还出自一个实际的考虑:不让老犯教新犯怎么对付预审——那个年代监狱的墙上往往赫然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斗大的字(现在没有了,因为它们不符合法律的基本精神),刚进门的新犯看着是会觉得触目惊心,但对于已被关押多年的老犯来说就不再有多大的威慑力了。

此外,不得斗殴、不得赌博等等监规也是必然会有的,如果不是因为事实上绝无可能,我估计还会有不得嫖娼这一条。也许有一点值得一提,那就是:监规里没有防止同性恋和性侵犯的条文。当时这一点不构成疑问,因为的确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至少就我之所见是如此。现而今美国电影看多了,倒觉得有几分纳闷:那么长时间见不着异性,那么多同性挤在一块长相厮守,怎么就没见过一个变态的?饥饿占压倒优势可能算一个理由,但肯定不是充足理由。写到这里,不禁想起一个笑话顺便一说。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劳工出口到中东地区,一万多大老爷们驻扎在那里一年多时间没和当地异性闹过桃色事件,有土耳其的劳工因此问道:“你们中国人是不是打过什么针呀?”

------分隔线----------------------------